也不知道下一次想起来写东西会是什么时候,干脆就一起写完罢了。
关于X,这个新的“他”。
X是个好人,他尊重我的一切决定和做法,甚至于成了一味的纵容。初时我很享受这样的感情,因为觉得自己得到了莫大的自由,可现在,却总是隐隐的感觉不对。我真正向往的爱情就像《致橡树》中描述的一样——我要站在你身边。身边——意味着既不是以弱者的姿态攀附你的树藤,也不是以强者的姿态照耀你的阳光。我要和你一样,一样的气场一样的地位,没有迎合更不要有颐气指使,我要站在你身边。
X是另一个极端,这样无条件的对我的好会让我觉得像是被溺爱的孩子,背负着甜蜜的重担,慢慢的对他的付出看成了理所当然。我不知道要怎么解决了,或许还是会交给时间...

雪山

之前在“一个”上看到一篇叫做《雪山》的文章,并没有多么出彩的文笔和多么独到的情节,但我却深深的记住了它,只是因为一句话。
“这世上真的有一种爱情能像那山顶上的白雪,未曾靠近,不求到达,却一万年也不会化么?”
所有的爱情都希望拥有,我想,若当真有描述的这样的爱情的话,那这种爱情其实更多的是属于“守护”吧。
我相信,每一个人或多或少,或长或短,都会有这样一个异性的伙伴,你们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今天谈未来,谈甲乙丙丁,谈左邻右舍,几乎没有不能聊的话题,可却从不曾谈过对彼此的感情。时间久了,一部分人会因为自己的男女朋友而和他或她渐行渐远,另一部分人会陷入无限的纠结和疑问中,不停的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这个人,还...

原来,遗忘如此简单。
离开他已经小半年了,从一开始的难受和不舍再到后来的忧伤直到现在的遗忘,你看,时光就是这样可恶,一点一点就带走了对于一个人的记忆。
阿婉说,之所以会这样快的忘记和从未想过复合的原因就是,当初的你们根本就不是对的人。或许,阿婉是对的。如果不是对的人,那些习惯都会随着时光的逝去而消失。现在的我,已经不再纠结于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对不起谁了,就像那句话说的,“是爱情就没有对不起”。就算我们是错误的爱情,至少那也是爱情。离开他,他受伤害,但谁又能说在这段感情中我不是受害者呢?所以,没有什么可以再想的了,最后的最后,无非就归于在街上相逢以后彼此一个微微的点头罢了。这不也正是所有不成功的爱情的...

七夕节。
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从网上订了一束白玫瑰,送到他家。记得以前他总是说,送花这种东西很不实用,很浪费。这或许是潜意识里在弥补自己的遗憾?

我看到物流上写着签收人,是他妈妈。我以为他会发个信息问起花的事,或是在博客上怀着惊奇写到这个事。可是,都没有。后来知道,他12号去了上海。他写,“13日。早早便起床,翻开手机没有任何珍的信息,罢了。”我没有信息,因为我不能。哪怕我想你,我也只能偷偷想你。我没有信息,可我有花啊,你有没有看到?我真的很希望他看到,哪怕不知道是我,也让他觉得七夕这一天有个不知名的姑娘想到他。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,那些美丽的花,到底有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他说,“罢了”。也好,这...

为什么在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的时候,你又再次出现呢?

我做了个梦。那个梦如此清晰,如此真实,简直就像在眼前播放的一幕电影。清晨醒时,泪已布满脸庞。
梦里的场景是校园,那个承载了我青葱岁月的地方。我和班里的人被老师带到操场上准备练习什么东西,正巧赶上他们班的体育课刚下课。操场上人很多,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远远的就看到了他,坐在喷水池旁边歪着头与旁边的女孩说着什么。我吓得躲到了树后面,呆呆的看着他。班里的同学喊我,我恍若未闻,就站在那里,藏在那里,不敢出声,也不能动。然后应该是上课铃响了吧,所有学生一窝蜂的往教学楼跑去,他也站起身,长身玉立,随着人群不紧不慢的往回走。快到楼门口时,P走到他身边,与他说了什...

之前看到有人说,“男人才是有爱情的,女人没有。女人是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了。”这句话某种程度上还是有道理的吧。人都需要安全感,女人天生属于弱者,自己没有办法给自己安全,对于这种感觉的需要也要强于男人。换句话说,“屈从于现实的温暖”。人多少都会,这也是异地恋之所以不能长久的原因之一吧。
我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心了。X来之前,甚至于他来的第一天,我都没有办法面对他,可他待了几天以后我竟然可以习惯他在身边。那如果说我是爱X的话,可为什么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,连自己都不能让自己相信呢?
我已经快要疯了。每一个相似的地方,每一个想似的动作,情景,话语,都有可能让我想起他,会情不自禁的回...

说说他吧。

我们也算是年少相识了吧。他很高,一米九多,走在他身边我从来都像个小孩子。事实上,他也总会把我当小孩子看待。很多时候,我觉得他和我爸可以达到空前的一致:“女孩子要在太阳下山之前回家”;“女孩子不能喝酒”;“女孩子去酒吧、KTV是不好的”......

我都忘了当初的他是什么吸引了我。前几日看到他在博客上说,“原谅我,对于这段感情始终都是不自信的。很多原因吧,一方面是觉得配不上你。以及你把最宝贵的年华给了处在一无所有年龄段的我,我现在能给你的只有承诺,以及无限的对你好。另一方面,也是由于我的优先度在你那里总是排在很靠后的位置吧。”他说他配不上我。从开始到结束,我身边所有的人都说“你们不合适”...

有些文字,真的不适合在夜深的时候去写。

人都有两面,一面是理智一面是感性。一张脸白日里拿给众人看,一张脸夜深时对镜独怜。夜晚总是人心最脆弱最无防备之时。晚风总是那么轻易的就吹散了一整日坚硬的面具。

我没有办法在晚上写我与他的任何,光是泪就已经让我看不清屏幕。

千言万语,不知从何起。

我把自己,生生的逼到了一个两难的境地,进不得,退不得。有没有人说过,忘记一个人的最好办法是再找一个。但或许没有人比我动作还快吧?和他分开的第三天我答应了X。X是个很好的人,同他有很大区别。我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那么快的答应X,那么快的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。或许是喝大了脑子不去思考这样的后果,或许是本身对X也有好...

我爱过一个人。从十五岁到二十一岁。虽不说是完全的锦瑟年华,但至少贯穿了我的整个少女时期。

时光遣散故人。

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?答案有很多种:父母之命、阴阳两隔、造化弄人、天各一方……这么多种,哪一种是你们的原因呢?

我也不知道,我们之间究竟哪里出了问题。我只是感觉累,那是一种源于心蚀于骨的累,让我筋疲力尽。

我以为我能够狠心分开还是因为自己不够爱,或者说,不够爱了。可是为什么,总有一种像丝线一样的东西萦萦的缠在我的心上,轻微的抖动就痛彻心扉呢?世人说,那丝线名曰,相思。

我很想他,从分开以后,很想他。可我不敢说,不敢和自己说,不敢和别人说。

MISS,MISS。是想念,亦是错过。

我很想他。思念总会...

写给自己的开头

如今的社交网络日甚发达,但却越来越少人在上面写些什么,只是单纯的汇报自己的生活,炫耀自己的日子,然而真正涉及到内心触动到灵魂的东西却没有人愿意写。也是呢,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内心剖开赤裸裸的供他人观赏呢?可是,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情况:有些话你憋在心里极其难受,可若说给别人听吧,又找不到那样一个人,怎么办?——写下来。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。但若写在日记本上,一定不会有人看到,这同没说也没有什么区别。所以我选了这个有可能有人看到但又全是陌生人的地方,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说不能语人的话,多好。

© 时光遣散故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